科技创新
科技创新 您现在的位置: 国民彩票 > 科技创新

旺角行人专用区变大妈歌舞厅 千奇百态唱老歌狂跳舞【有片】

  加入日期:2019-07-09 14:42    点击量:1171
国民彩票讯:

旺角行人专用区设立17年,行人专用区应取消抑或留低?明日(24日)油尖旺区议会将会作出讨论,对于游人、旅客、表演者以及专用区附近的商户来说,旺角行人专用区是绝佳的表演场地、属拥极旺人流的聚集地;但附近的居民却叫苦连天,10多年来均日以继夜忍受环回三維的噪音。

究竟旺角行人专用区有几吵闹?TOPick记者在本周日(20日)到旺角行人专用区的西洋菜街直击,感受游人及表演团体均忘我投入的街头卖唱气氛,当日气温虽然高达33度,但十多档歌舞团,无惧热浪,准时劲歌热舞;不少表演者化上浓妆,劲播怀旧金曲的喇叭大响,街头歌手随著激情四溢的音乐,扭动四肢,不时有围观的男长者,向表演女歌手塞上数张纸币,男长者兴起时,又加入街上“舞池”跳舞,热闹的街道摇身变成忘情歌舞厅。

除了大放歌喉的表演外,现场亦有耍杂技、卖艺表演者,均开著大大声的配乐,配合表演。

旺角街头成为众人的表演场所。(梁伟荣摄)

对行人专用区的去留,在旺角行人专用区表演已7年的“雄乐馆”负责人陈先生向TOPick记者指出,早已预计行人专用区会被“杀街”,表示会欣然接受:

我们这些小市民,一旦杀街便要无奈地去第二个地方;但我唔担心,我有班歌迷,他们会跟住我走!

他不赞成发牌规管表现团体:

我唔需要人发牌畀我,我有音乐专业资格,唔需要一班唔识音乐的行外人来规管!

若行人专用区以发牌形式规管又如何?他表示:“咪随波逐流啰,人攞我咪攞!”又指团队已经划一音量,不会与其他表演团体“斗大声”,音量合理。他又批评立法会议员周日派传单是“做show”,根本不是想帮助他们:

佢哋近乎辱骂的形式,话我哋毁咗条街,如果是帮我哋,是否用如此的语气?

不时有围观观众向表演歌手塞上几张银纸。(梁伟荣摄)

除了卖唱的表演者,亦有人卖艺、耍杂技。(梁伟荣摄)

操普通话、内地来港已5年的表演者李女士指出,收到投诉后,会把音响较细声一点,希望大家自律一点,不然就没有地方玩,她认為这里有特色,假若能划一块地,不会吵到居民,又让人们可以表演,也可以接受;另一歌手邝女士则表示,不希望旺角行人专用区取消,希望大家自律管好音松下量:

呢度好多人来听歌后,开心了好多,希望有个地方让大家继续听歌!

事实上,不少旅客专程到旺角行人专用区来“朝圣”,来自深圳的黄小姐在朋友介绍下,专程到旺角听歌,她认為,表演团体唱的歌好听,专用区也有香港特色,一旦取消,“香港就少了一个景点可去”;同行友人林先生则认為,旺角行人专用区的特色无可取代,应予以保留。

(梁伟荣摄)

自由党立法会议员邵家辉在周日(20日)傍晚联同民政事务总署旺角分区委员、运输署、警务处及环境保护署联合在旺角西洋街,向表演者、商户、行人派发传单,呼吁持份者控制噪音;邵家辉扬言这是最后通牒,若未见改善,周四的油尖旺区议会有机会一刀切“清街”,届时大家一齐“无得玩”;其间表现团体音量稍稍收敛,然而他们离去、入夜后又故态复萌,愈夜愈嘈。

油尖旺区区议员仇振辉亦表示,接到的投诉太多,附近居民甚至要食安眠药才可入睡,更甚的会在专用区开放的日子离家出走避难,有怀孕的妇女居民向他表示每次见到都觉得好恶心,要绕路走。

本周日(20日)在旺角街道的噪音平均达80分贝以上。(梁伟荣摄)

旺角行人专用区对附近居民的困扰,外人难以想象,TOPick在民居度得嘈音高达接近90分贝,有居民竟已达至精神崩溃的状态,详细报导请看:

旺角行人专用区历来变动:

2000年8月:旺角西洋菜南街和登打士街部分路段,以试验形式,实施为部分时间行人专用街道。
2000年12月:上述计划成永久实施,全天候7日24小时开放成行人专用区。
2012年7月3日:由于街头表演及商业宣传带来噪音,区议会将专用区每天开放时间,缩减一小时。
2014年1月20日:区议会议员进一步动议缩减行人专用区实施日数,由原来开放7日,改成仅在周六1400-2200、以及公众假期1200-2200开放;周一至周五恢复行车。